65岁村支书倒在疫情防控一线

来源:东南网 | 作者:刘惠萍 郑宗栖 | 时间:2020-02-28
1.jpg
陈荣侯的“坐骑” 陈小琼 摄

东南网2月28日讯(本网记者 刘惠萍 通讯员 郑宗栖 陈小琼)一辆牌号为闽G2T820的两轮摩托车,寂静地停在老屋前,它永远等不到主人了。

65岁的陈荣侯,大田县屏山乡芹阳村党支部书记,因脑干出血倒在了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一线。

时间定格在:2月23日13时30分。

离世前的一天

陈荣侯向来做事风风火火,乡亲们怎么也想不到他会出意外。

2月22日一大早,陈荣侯骑着摩托车从大田城关赶回芹阳村。这天是周六,按照分区分级差异化疫情防控工作导则,大仙峰茶美人景区已经有序开放,樱花园的人流量逐渐多起来。

樱花园就在芹阳村路口,陈荣侯担心人流量太大,不利于疫情防控。他一边上前规劝游人不要扎堆、戴口罩,一边发微信给乡党委书记林生长。

发过微信后,陈荣侯又径直赶到乡政府找到林生长,希望乡里能够将芹阳村部到后垵片的水泥路列入“一事一议”项目,打通村里水泥路的“最后一公里”,解决老百姓生活出行。

“这条路长度正好是1公里,为了这事,他已经找我多次了。” 林生长说,乡里穷,“一事一议”项目都要有个统筹,但陈荣侯就是不放心,“当时,我还嫌他太啰嗦,现在想来真为他的执著感动,更为他的离去倍感惋惜。”

从乡政府出来,已到饭点,陈荣侯回家简单“扒”了几口午饭,又急匆匆地和村两委讨论修路征地的问题。

“讨论的重点还是钱的事,但书记鼓励我们说,要有信心,想尽办法修好路。”村支委陈吉尧说,大家一定会把书记生前愿望实现好,可惜他的脚步永远踏不上这条路了。

为了修路的事,陈荣侯打电话给几个弟弟。“傍晚6时许,大哥来电话让我帮忙打听,修路有没资金可以争取。”大弟陈荣从说,他们兄弟4人,分别居住三明、泉州等地,受疫情影响,这个春节兄弟们还没有见面过。

19时55分,村里有两位村民从晋江回来后,按照疫情防控工作要求,要做好信息登记。20时,陈荣侯骑着摩托车赶往这两位村民家,为他们量体温、作记录。

“书记是老村医,他说自己在这方面有经验,都不让我们去。”陈吉尧说,其实大家都知道,这是把有可能的“危险”留给他自己,“10时30分,书记还在村两委群里提醒,疫情防控不能松懈。”

23时,回到家里不到半个小时,陈荣侯突然陷入昏迷。“我接到大嫂的电话,立马叫救护车接大哥到县总院,没想到还是挽救不了他的生命。”陈荣从说,每年兄弟都要聚一下,今年情况特殊,就不见了,“不曾想过,这却成了终生遗憾。”

“我父亲昏迷后,嘴里念叨着修路。其他的就没有留下只言片语。”陈荣候的儿子陈开俊说。

“他对家乡的感情太深了”

2.jpg
陈荣侯的遗物 陈小琼 摄

一本工作笔记、一本高血压患者随访记录登记表、一些老年人免费体检证、一张村民委员会通讯录,这是陈荣侯随身携带的东西,如今成了遗物。

3.jpg
1月28日,村两委会商议疫情防控工作,这是陈荣侯做的工作笔记 陈小琼 摄

翻看工作笔记,最后记录的是1月28日召开的村两委会,事关如何做好新型冠状肺炎的防控工作安排。

“陈荣侯是位好党员,更是一位好支书,从初心出发,以一颗赤子之心,用实际行动践行了党员干部的责任与担当。”这是屏山乡党委书记林生长对陈荣侯的评价。

2018年,村两委换届选举,陈荣侯曾提出不再担任村支书。“当时,他以年纪大和身体不好为由,说过不想再干的事,但又被我动员回去了。”林生长从当乡长到书记,在屏山乡工作了5年,他对陈荣侯再了解不过,“陈荣侯在村里当了一辈子的村医,群众基础好,乡里布置的工作,总是能带头保质保量完成。”

村里人口外流,年轻的村干部衔接不上,为了带好新人,陈荣侯二话不说,又接过了重任。

4.jpg
1月29日,零下5℃,陈荣侯在村口卡口处值班,一站就是一天 陈小琼

“自疫情发生以来,书记超负荷运转,即使身体不舒服,也坚守在村口的卡口处。”39岁的陈吉尧是村里重点培养的年轻干部,陈荣侯一心带着他,“正月初五那天零下5℃,原本是我值守路口,结果书记陪着我一起值班。”

“他就像父亲一样,教导我。”村民陈吉尧说,陈荣侯是整个村的主心骨,有什么事情都习惯找他,“突然人没了,村民们都感到很痛心、失落。”

在儿子的眼里,陈荣侯又是怎么样的父亲?“他是严父,从小就对我要求很严,教我做好人。”陈开俊说,父亲有时也很“固执”,去年3月刚做了心脏支架手术,大家都叫他少管些事,多放手给年轻人,多照顾下自己的身体,但他就是不听。

“父亲身体不是很好,有高血压,不是他舍不得撂下这个担子,而是他对家乡的感情太深了。” 陈开俊大学毕业后,在一家银行上班,多次劝父亲跟他一起生活,过几天安心的日子,好让自己尽点孝心,但这个愿望没能实现。

1  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