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所在的位置: 东南网 > 三明频道 > 聚焦 > 正文

三明三元:撤乡并街奏响发展新乐章

2020-08-03 08:55:58  黄宝琴 杨燕蓉 黄柳青 来源:三明日报   责任编辑:肖晓敏   我来说两句
分享到:

黄宝琴 杨燕蓉 黄柳青

随着城市化进程的不断加快,三元区城东乡各村在区域上实际已成为城市的一部分,但现有的管理体制弊端已日益凸显,难以适应社会发展和城市管理需要。立足当下,适应变化,三元区委区政府破冰前行,区划调整奏响发展新乐章。

6月17日,省人民政府下发《福建省人民政府关于三明市三元区城东乡行政区划调整的批复》,同意撤销三元区城东乡,下辖的7个行政村按就近原则并入毗邻的街道,其中城东村并入城关街道,白沙、台江村并入白沙街道,城南、村头村并入富兴堡街道,荆西、荆东村并入荆西街道。

7月8日,7个涉改村正式挂牌成立,分别归置4个街道。撤乡并街工作整建制顺利完成,比原计划提前了两个月。

区划调整势在必行

长期以来,城东乡7个行政村夹存于四个街道之间,同一小区或同一座楼集体农户和城市居民杂居、混居,管理难度大、矛盾纠纷多。

“像城东乡这种集体农户和城市居民杂居、混居,‘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’的情况,是全省最后一例。”三元区民政局局长胡艳华说。

由于城东乡在编的行政、事业编制人员不足30人,随着经济社会发展需要,各项中心工作都涉及到城东乡。加上城东乡下辖的7个村行政区域范围较为分散,呈点状分布,大多区域位于山边,进入雨季、旱季时巡查工作量大,一旦发生灾情、险情,乡里往往应接不暇,顾此失彼。

城东乡行政区划调整工作势在必行。往届三元区委区政府也曾几经尝试撤销城东乡,但因客观因素,都未成功。

“随着时代的变迁,村里的民生基础设施都较为落后,社区居民因旧城改造,生活环境变得越来越好。虽然城东乡也在城市里,但却无法享受到同等待遇,看着与社区居民的差距越来越大,很多村民的心里也不是滋味。”白沙村村书记黄乐裘说。

为了打消村民的疑虑,争取他们的支持,三元区委区政府从村民最在意的事情入手,向他们承诺各村集体资产、土地权属、人员性质保持不变,村民自治制度依然能够延续。

“在了解到我们村民原有的利益不受损害,还能享受到跟社区居民一样的待遇,大家就跟吃了定心丸一样。”白沙村村民邓隆招说。

“前期,我们广泛宣传发动、广泛征求各个层面意见,多次与老党员、老干部、村民代表进行座谈,听取群众意见及建议等,大家纷纷表示支持撤乡并街工作。今年1月9日,城东乡人大第十届六次会议通过表决形成撤乡并街决议。”原城东乡党委书记李鸿说,市领导高度重视,区各有关部门合力推进,目前,各村村财得到保障,村民享有城市居民同等待遇,撤乡并街的幸福画卷正徐徐展开。

高位谋划,全力推进行政区划调整

行政区划调整是一项系统工程,牵涉面广、情况复杂。调整工作做得好不好、细不细,直接影响到干部的利益、群众的利益、工作的推进、社会的稳定。

为此,三元区委区政府先后7次召开专题会议研究部署此项工作,进一步统一思想认识,细化工作安排,并成立由区委书记任组长,区四套班子领导为副组长的城东乡行政区划调整领导小组,高位推动城东乡行政区划调整工作,做到工作到位、责任到人,确保各项申报审批流程规范有序,后续调整交接衔接工作紧锣密鼓。

明年又碰上村里和社区的换届选举,如若撤乡并街工作在那之前还未完成,情况将变得更加复杂。

在《城东乡撤乡并街业务交接工作清单》中,涉及41个事项,46个责任单位,包含行政管辖范围重新调整、责权利重新划分并转等方方面面具体而复杂的问题。

三元区委区政府把城东乡撤乡并街业务交接工作列为第二场“比学赶超”活动,以工作清单落实情况和时限为标准,将城东乡、4个街道、相关责任部门分成3类开展比学,纪委、效能办、“两办”督查室全程跟踪督导,对任务完成又快又好的单位和个人进行专项表彰奖励。

时间就是效率,任务就是命令。在“比学赶超”的赛场上,干部们凝心聚力、全速前进。最终,城东乡顺利并提早2个月完成撤销工作。

“在撤乡并街的过程中,所有人都讲政治敢担当,把自己的利益放一边,不因区划调整而影响任何工作。”李鸿说,在这期间,我们从未停过疫情防控、五比五晒、依法和谐征迁、壮大村集体经济发展等工作。就拿征迁工作来说,目前台江头二期征迁项目、打造三明学院经济圈建设所需的荆东村土地都已收储完成。

接好接力棒,砥砺再前行

“撤乡并街后,城南村和村头村划归到我们街道了。”富兴堡街道党工委书记邓天华说,为了接好接力棒,我们专门成立了一个班子,对这两个村的情况进行了摸底,交接前与村领导班子进行多次沟通,对调整和交接工作主动跟进落实,确保农村管理不空白、公共服务不断档、群众需求不落空。

为城南村的南山新村安装了27盏路灯,解决村民夜间无路灯照明的问题;帮助城东村协调区相关部门修复从东泉新村至妙元山的水毁路段……四个街道积极主动、担当作为,通过多走访、多沟通,不断增强村民对街道的归属感。

“特别是对各村未解决的历史遗留问题,我们要详细了解前因后果,认认真真地想办法解决,如若我们解决不了,则提请上级研究解决。”城关街道党工委书记凌青文说,在帮各村解决了历史遗留问题后,相应的村务问题也就迎刃而解了。

区域调整、干部分流、村民“回家”,各个街道都在为如何更好地交接绞尽脑汁,努力让撤乡并街工作实现水到渠成。

“7月13日,原城东乡的干部就已经过来报到了,被分流至我们这里的人数最多,有7人。”邓天华说,接下来我们将从这些从事村民工作的干部入手,第一时间成立挂村工作队,由他们分管,以便更好地服务好城南村和村头村村民。

此外,由于村干部年龄老化,老党员多,年轻有活力的党员少,接手的四个街道正努力培养储备干部,为明年换届选举做准备。

撤乡并街工作不仅需要取得干部支持,更要得到群众拥护。目前,四个街道正充分利用自身优势,通过潜移默化的影响,转变村民的观念,让他们以社区居民的身份参与到社会治理中,打造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格局。

“撤乡并街目的在于适应形势发展需要,此举有利于进一步理顺行政管理职能,进一步优化资源配置,进一步增强管理实效,形成布局合理、层次分明、功能互补的现代化城市发展新格局。”三元区副区长温永有说,撤乡并街后,三元区将以落实“街呼区应、上下联动”工作机制为契机,加快街道行政职能转变,推动资源力量向基层一线下沉,完善城区网格-村(居)-街道的全覆盖管理格局,有效推动第六届全国文明城市创建、社区治理改革创新等当前各项工作,确保实现行政区划调整初衷。

相关阅读:

    打印 | 收藏 | 发给好友 【字号